人大代表曹仁贤:停止煤电企业贷款,全力支持可再生能源

人大代表、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:

党的十八大以来,在习总书记生态文明思想的指引下,我国生态环境持续改善,能源结构有了较大的调整,但是燃煤等重点污染源治理依然艰难,城市环境空气质量达标率仍然较低,温室气体排放量持续上升。自国家将低热值煤发电项目核准权限下放开始,煤电扩张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市场需求,产能严重过剩,煤电企业资产负债率普遍超过80%,利用小时数下降,亏损面增大。

国家主管部门陆续出台了《关于促进我国煤电有序发展的通知》(发改能源﹝2016﹞565号)、《关于取消一批不具备核准建设条件煤电项目的通知》(国能电力﹝2016﹞244号)、《关于进一步调控煤电规划建设的通知》(国能电力﹝2016﹞275号)、《关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防范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风险的意见》(发改能源﹝2017﹞1404号)等一系列政策文件,严控煤电新增产能,但我国煤电装机规模仍从2015年底8.8亿千瓦增加到2018年底10.1亿千瓦。

在行政手段难以奏效的情况下,建议金融机构停止对新建煤电项目发放贷款。接下来,我通过四个“必然要求”来论述这一建议的充分必要性。

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必然要求

按照规划设计,煤电机组年发电小时数可以达到近7000小时,5500小时是煤电机组设计的基准线(盈亏平衡线),低于4500小时,则表明产能严重过剩,一般不能再新增装机规模。我国煤电机组平均年利用小时数自2015年起连续4年低于4500小时。

随着光伏、风电、储能等清洁能源成本快速下降和跨省区输电通道建设加快,煤电在电力市场价格优势也基本丧失,再过几年,风电、光伏发电、储能成本将低于煤电,在电力市场化大背景下,煤电市场空间将进一步萎缩。即使不考虑生态环境成本,煤电项目经济性也即将丧失,寿命期内无法收回投资,再继续对新建煤电项目发放贷款,资金风险巨大。

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必然要求

我国燃煤电厂每年要燃烧20多亿吨煤,由此产生了大量废渣、废气以及一系列环境污染问题。根据相关国际组织测算,我国煤电的环境外部成本约为0.16元/千瓦时,2030年会飚升至0.3元/千瓦时,虽然煤电企业也做了大量控制排放的改造,但排放不可能彻底根治,我国大气污染形势依然严峻。

为了落实《巴黎协定》中的节能减排目标,欧美各国政府已经相继列出放弃煤电的时间表:德国2038年前关闭所有煤炭发电厂;英国2025年前关闭所有煤电设施;法国2021年关闭所有燃煤电厂;芬兰2030年全面禁煤;加拿大2030年完全关闭燃煤电厂;荷兰2030年起禁止使用煤炭发电。

欧盟金融机构和世界银行早已基本停止向燃煤电厂发放贷款,以帮助各国减少碳排放量,达成减排目标。香港汇丰银行也停止向煤电项目提供投融资服务,以降低对环境的负面影响。

我国在巴黎气候大会上向全世界庄严承诺“将于2030年左右使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实现,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%左右”,为了兑现承诺,减少煤电排放至关重要。

金融结构性去杠杆的必然要求

目前煤电过剩产能已达2亿千瓦,投资高达7000亿元左右,其中大部分资金来自金融机构贷款,这部分低效运行的资金不仅占用了宝贵的信贷资源,而且还破坏了生态环境。4月19日,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,会上再次强调了“结构性去杠杆”,煤电是结构性去杠杆的重点行业之一。

金融为高质量发展服务的必然要求

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,高质量发展的本质是“以人民为中心”的可持续发展,可再生能源发电逐步替代高污染的煤电是转型发展的必然趋势,从煤电转向支持可再生能源发展是金融服务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举措。

事实摆在眼前,形势刻不容缓。建议广大金融机构从信贷资金安全、生态文明建设、高质量发展等方面出发,借鉴国外金融机构经验,停止向新建煤电项目发放贷款,从资金源头上遏制继续投资建设煤电项目。另外,要从结构性去杠杆角度考虑,对已经投放到煤电行业的信贷资金,尽快有序退出,加快降低煤电企业资产负债率。对有多重发电投资业务的集团企业,应加强尽职调查和资金监管力度,严禁变更项目主体间接投入煤电业务。

2019年此前全国人大代表、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的两会提案

据悉,今年3月9日,全国人大代表、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在接受记者专访时透露,此次两会期间,他的建议主要围绕着“能源管理升格、合理增加附加、制定去煤时间表、达成能源共识推动能源转型”五个方面,为可再生能源事业健康发展、建设生态文明、打好空气污染防治攻坚战呼吁并给出建议。

作为在可再生能源领域工作超过25年的专业人士,此次曹仁贤针对能源工作中的一些掣肘、遇到的困难以及未来的发展提出了建议和专业化的解决方案。

曹仁贤在两会上提出的建议:成立能源部;可再生能源附加提高1分钱,及早解决欠补问题;慎用“化石能源清洁论、煤炭绿色发展论、低碳论、近零排放论、超低排放论”等误导性名词,制定燃煤发电退出时间表。

建议国家成立能源部,引导能源变革顺利进行

2018年两会期间,外媒曾经报道中国将计划设立能源部,这是继1993年能源部撤销后,再次传来成立能源部的消息。目前国家能源局2008年成立,隶属国家发改委,2013年与电监会重组。

曹仁贤认为:国家应重组能源部来打破当前能源变革遇到的瓶颈。“能源管理不升格,许多环节、部门的壁垒就没办法打破,政府应从顶层设计出发,为能源创新变革、能源市场化改革铺平道路,加快多能灵活协同,实现太阳能、风电、氢能、储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大规模应用,以大幅度减少空气污染,改善生态环境。”

去年两会,生态文明建设被写入宪法,今年是宪法修订后的第二年,应成立能源部,为清洁能源大比例使用提供条件。

“目前光伏实现与火电平价遇到最大的阻碍在产业之外。”曹仁贤认为,中国光伏企业通过十余年努力已经在技术和成本上双双领先世界,并帮助全球大部分地区实现了平价上网,但在本国却由于土地、融资和电力体制等因素,时至今日仍然没办法达到平价。他期望通过能源部的成立,集中资源进行能源领域重大创新,降低能源生产和消费中的非技术成本。

同时能源部的成立也有利于多种能源之间的分工协作。曹仁贤说:“正在进行的能源变革中,石油、天然气、煤炭等化石能源与可再生能源、新能源汽车相互之间的交集,有协作,也有竞争和更迭。成立更高一级的能源管理部门,可以有效提高决策效率,打破现有桎梏,助力能源转型事业健康发展。”

建议可再生能源附加增加1分钱,及早解决欠补问题

今年是曹仁贤第二次在两会上呼吁增加1分钱/kWh的可再生能源附加,建议将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标准由现行的1.9分钱/kWh增加到2.9分/kWh。目前中国政府已经欠新能源企业补贴资金超过千亿元,其中不少民营企业因拖欠问题给其后续发展带来了困难。

曹仁贤认为,我们应正视获得“绿水青山”所必须付出的成本,合理制定可再生能源附加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。

“能源是特殊商品,但本质还是商品,合理的成本应该正视,相关企业也应该得到尊重。”曹仁贤说,“全社会在享受更清洁环境的时候,适当的增加用电成本是合理的,即使不通过附加的方式,在可再生能源平价之前,也会通过其它方式转嫁到生产生活中去。否则,就只会造成目前光伏产业蓬勃发展,但光伏企业却饱受欠补问题困扰,这种情况不健康,也不能持续。”

曹仁贤指出,没有德国、中国等国家的支持,可再生能源成本不可能有现在的低价,通过合理的顶层设计,让产业发展的更好,从长远角度看,反而节省了成本。“而且相比德国市场,我们的可再生能源附加已经很少了,德国目前可再生能源附加为6.79欧分/kWh,相当于征收5.1分/kWh,与我们的居民用电价格都相当了。”他说。

化石能源低碳是伪命题:建议新增发电装机全部由可再生能源构成

“根据预测,2019年全社会总能耗折算成标准煤约为48亿吨,较去年新增1.8亿吨,我建议新增装机不要再使用燃煤机组。”曹仁贤这番话既是对能源变革的思考,也是对火电产业的预警。

曹仁贤认为,当下化石能源退坡趋势明显,国家不宜再上马新的火电项目,除增大环保压力外,这些项目还面临着巨大的经营风险。

但与此同时,非化石能源仍然在增长,每年新增装机中约30%是化石能源,而且,社会上有些声音认为化石能源可以做到低碳、近零排放。

曹仁贤建议,要对排放的标准和强度进行定义,严禁化石能源用“清洁”、“低碳”、“近零排放”、“超低排放”等字眼混淆概念,误导消费者。“化石能源的清洁是相对而言的,近零排放仅仅是指减少的硫化物、氮氧化物等有害物质,低碳这个概念也不成立,煤炭燃烧产生的二氧化碳是燃烧物本身的2.5倍”他说。

平价之后:光伏人仍不能高枕无忧

随着光伏平价上网逐步临近,关于平价之后的思考掀起热议。曹仁贤认为光伏企业即使实现平价后,可再生能源间歇性特征还在,还需要通过储能、电网灵活性改造等确保可再生能源和其它能源协同,逐步提高清洁能源占比。

这需要全社会改善相关配套环境,也需要光伏企业有着内生动力,不断降低成本,提高电能质量。

“平价之后,首先带来的是对传统观念的震撼。”曹仁贤说,“大家传统观念里,太阳能、风能很贵,在平价之后,新能源将再不会背上昂贵的标签,这将转变全社会的认知”。去年由三峡新能源和阳光电源合作开发的500MW青海格尔木电站,上网电价仅0.31元/kWh,让行业内外的许多人士为之侧目。

“平价也会来带产业上的巨变。产业规模将进一步扩大从而形成更好的学习曲线,让光伏发电成本进一步降低形成正循环。”曹仁贤勉励光伏行业在这个转折点上一定要熬得住、耐得住寂寞、受得了责备,要有坚韧的定力,在这个关键点上努力做好自己,贡献自己的力量,千万不能浮躁,注重自身发展。“这也是我们阳光人每天都要给自己念的紧箍咒。”

他最后指出:“当可再生能源又廉价、又清洁、又方便的时候,眼睛雪亮的消费者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,新能源的未来,我们寄希望于新的年青一代”。

2018全国人大代表、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的两会提案

2018两会上,全国人大代表、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关于“光伏补贴拖欠、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、燃煤电厂环境保护费”的提案内容备受行业关注。

提案三大要点如下:

一是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贴资金缺口巨大,合计已超过1000亿元;二是电价附加没能全面征收,漏征收自备电厂电价附加费近700亿元;三是许多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电费收入被大量拖欠、成本负担提升,企业经营艰难,影响了社会各界对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信心。

建议将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由目前的1.9分/千瓦时提升至3分/千瓦时及以上。后期,随着光伏、风电等可再生能源发电逐步降低、实现平价上网时,再适时降低征收标准,直至取消。

作为传统化石能源,燃煤电厂进行脱硫脱硝除尘发生的相关环保费用,是企业应尽义务,理应由各相关企业自己承担。建议取消对燃煤发电企业的上述相关附加补贴,并将归集的相关资金改为支持可再生能源发电产业发展,弥补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贴等支持资金的不足。

+1
4
相关文章
汇总 | 山西省2019年清洁取暖改造目标一览
2021年实现全市清洁取暖!德州市工作方案立下“3个100%”目标
山东副省长刘强:把清洁取暖这件实事办实、好事办好(附11地市政策规划)

热文